菌忧

日常混圈。垃圾画手。菌忧。欢迎小可爱扩列!!!QQ:3468375547

(追凌)今夜的雨,大的刚好

追凌,ooc预警(十分慢热or很淡,文章篇幅很小)
雷者慎入!
第一次写追凌槽点慢点吐
真的是追凌追凌追凌,是的没有错
就是追凌only
没问题的话请↓







炎炎夏日,毒辣的阳光将路边的野草野花晒得有些枯黄,空气仿佛也跟着了火似的,烤得人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,燥热得过分。
但在姑苏云深不知处,那又是另一番景色了。这里日头看起来与外头无二,但空气却不如外头燥热,且时不时迎面而来的风更是沁人心脾。
当然,这点凉风对于某些十分之贪凉的人,远远不够。
比如,现在正在罚抄家规的蓝景仪。
“好热啊……热啊……为什么这么热的天还要罚抄家规,这墨水都给汗糊了……”看着面前有些被汗水糊花了的字,不知要不要重抄一张的蓝景仪极为小声地吐槽道。
“含光君说,心静自然凉。我快抄完了……”似乎只有一旁的蓝思追听到了,他更小声道。
“不是,思追,你抄慢点!!!”蓝景仪看了看思追面前的颇有些厚的纸,边道边加快手中的书写。
“你们这样说不怕含光君听见然后再多抄几遍么。”
“小声点就成,含光君和魏前辈离开有一会了。”蓝景仪转头看着说话的蓝氏子弟道,手却没停。
那名蓝氏子弟没说话了……
不一会,蓝思追停止了倒立,将纸拿起随意翻了翻,道:“我好了,阿凌今早来了书信,估计是夜猎的事,景仪你抄完家规记得过来。”
“知道了,不过你为啥这么快啊……”
“我也差不多了。”又一名蓝氏弟子道,“你少说点话就快了。”
“我就说了几句……”蓝景仪小声小声的说到最后,没了声。
蓝思追将抄好的家规放在不远处的桌上,去了自己的书房。
古朴简单的书桌上放了一封还未拆开的信,蓝思追打开了信仔细浏览了下。
前几日金家不远处的某座山上出了些低阶凶尸,山下的村民托金家帮忙。金凌在信中还道,今明日他无空,后日出发。
蓝景仪还未到,蓝思追坐下,提笔写了回信,上书:好,那我和景仪这两日做好准备。阿凌记得好好休息,莫要累了自己。
写完又觉得这后一句莫名有些别扭,正琢磨着要不要再写一张。房门突然被敲响,紧接着蓝景仪开门而入。
下一秒蓝思追便下意识的将书桌上的信拿起,迅速的揉了揉。
“我抄完了!诶,你这是干啥?”蓝思追看着蓝思追来极为不正常的动作,边走过去边问。
“没,我刚刚写错了字。”未等蓝景仪过来,蓝思追捏了个火诀,将纸烧了。心道,我为什么要这样……不就写个信么,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吧。
“思追,云深不知处内禁止随意捏火诀。”蓝景仪提醒道,“还好就我看见了。还有,写错字你干嘛那么慌张,跟杀人灭口似的。”
“阿凌来信说后日去夜猎。”蓝思追试着转移话题。
如此突然而生硬的转题对一般人肯定是不管用的,但是对蓝景仪这种偏单纯的人来说,百试百灵。
“噢!”蓝景仪拿起桌上的信看了会儿,道:“就一些低阶走尸的话,倒是不用准备的那么麻烦。”
“但总归是不能懈怠的。”蓝思追琢磨着第二封信到底要怎么写。
两人聊了会,最后是蓝景仪先结束了话题:“思追,我出去了,待会见。”
“嗯,嗯……?不多聊会吗?”
“嗯啥啊你还敢再心不在焉点吗?说啥你都是嗯嗯嗯的。”蓝景仪非常之无语地看向蓝思追,“刚刚起你就有点怪怪的。”
“你想多了,估计是太热了罢。”
“若是不适记得说,莫掖着藏着。我先告辞了。”蓝景仪径直走出书房,心道:刚刚是谁说心静自然凉的!!!!!莫不是哪家姑娘告白把这小子告傻了罢……
蓝景仪刚踏出门,思追便开始沉思。
我有心不在焉吗?景仪说的我都有听吧。话说我刚刚为什么要那样,阿凌的信要怎么写才好……?
半晌,他才提起笔。
信道:嗯,那我和景仪这两日坐好准备。宗主事务固然多,但也别因此累坏自己,夜猎时容易分心。
兰陵,正看着宗卷的金凌忽的鼻子一酸,“哈……哈,哈qi——!!!”十分二分之响的喷嚏。
金凌小声道:又是谁在念叨我?蓝思追这次的回信若再只有寥寥几字我下次遍不写信给他了!回信天天只有寥寥几字实在是不把一宗之主放在眼里!哼。
傍晚——
“宗主,您的信。”家仆将信递给刚吃完晚饭的金凌。
“嗯。”金凌接过信,打开看了看。
嗯……好像不算寥寥几字,今晚的饭菜不错。
第三日很快就到了,午后,蓝思追和蓝景仪以及一名蓝家子弟收拾好该用的东西,到金凌信上提到的地点与金凌回合。
金凌已提前一盏茶的时间到了,见蓝景仪和蓝思追突然多带了一人,他拉了蓝思追到一旁悄悄问道:“为何突然多带了一人?”
蓝思追想了想,以为是突然多带个人金凌不高兴,略带歉意地简单道:“事出的有点突然,临时带上个小师弟,很抱歉。”
金凌马上知道他是误会自己了:“我没生气,就有点好奇而已,现在先去村子里看看情况,你不用在意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
其实这个小师弟天降得真的很临时,蓝家除蓝思追他们外,最近夜猎的地方都偏危险,而这位小师弟刚入门没多久且胆子蛮小,所以蓝启仁极恨铁不成钢的临时将他拎到了蓝思追他们那。
“这位是金大小……”蓝景仪对小师弟介绍道。
“蓝景仪。”金凌瞪了他一眼。
“咳,金大宗主。”蓝景仪马上改口。
“哦,金宗主好!”小师弟有些生涩得说道。
金凌微微点头,道:“无须见外。”
今日的日头也没小到哪去,依旧很是热。
四人在村里稍稍打听了下,确认无误只有低阶凶尸之后遍找了家客栈歇着。
“晚上出发,该带的东西没忘吧。”金凌喝了口茶道。
“好。”蓝思追应道。
夏天的夜晚一般都来的很晚,只是今天似早了些——傍晚时云忽然有点多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追凌文
槽点是很多的,但我原来真的没想会写蛮多……
下一章才是主要的剧情(刚开始想写的剧情)
ps:到现在追凌他们对对方没有什么朋友之外的情感……
下次更新: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

乡夜

        夕沉暮至,余辉散在山后,渐渐隐去一身辉煌,化作如水黑夜。
(一)桥边夜
         我漫步在八都桥边,看着河对岸的车来人往,耳边时不时隐约传来自对岸的扯喧人笑,告诉着我夏夜的美好。风时不时如浪花般扑卷而来,与趴在木栏杆上的我撞个满怀,又像个贪玩的孩子般,从我怀中溜走,留下一片透心凉的清爽。河水在桥下静静的淌着,低低地伏在两岸中间,像个正在轻轻歌唱的小姑娘。微风,像是要将人熏醉了。静水,如呢喃细语,映着两岸有些困倦的灯火,一切美如梦乡。
(二)街边夜
         我沿着小道走,渐渐远离了恬静的河岸,步入繁华的十字街,一路走来,灯也精神了些,愈发亮丽。繁华的街道车来人往,有悠闲散步的行人;有疾驰而过的外卖人员;更有路边各种各样的小摊贩:卖瓜的,卖吃的,卖小玩意儿的。摊主忙的不亦乐乎。小店更是如此,店前挤满了人。我置身于人流中,耳边是各色喧闹,可心中却是一片平静,因为我知道,我即将隐去一身灯光,步入幽静的小巷。
(三)巷中夜
         夜晚的小巷比白日更加寂静。站在巷中,回望巷子口,仿佛那是另一个世界,与这幽静的箱子不同,那时令人向往的繁华。可谁又想过,当喧嚣沉淀后,那将是更深的寂寞。巷中是错综复杂的十字口,也许你一个不小心,便会失去这微弱的灯光的指引,迷失道路。
        再走几步就是家门口了。
        奶奶正坐在家门口择菜,嘴上还在不停地与邻居几个阿婆唠嗑。几人从菜市场价聊到儿孙生活。满是皱纹的脸上遍布笑意。在这个小巷中,大家好似一家人,彼此牵挂。我悄悄坐到奶奶身旁帮忙择菜,不愿打破这份美好的温暖。
       乡夜,是恬静而沁人心脾的,是繁华而引人驻足的,也是幽静而令人温暖的。

(´皿`)彩铅上色真的好难……
不会不会不会
追凌超甜啊[[[[[[[!!!]]]]]]]
晚安